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恋歌·夏 彼岸沧海蝴蝶 此心纯真雪梦

已有 326 次阅读  2010-10-09 15:53   标签蝴蝶  恋歌  沧海 

又值盛夏,心里面添了些许莫名的不安,烦躁异常。索性点着湖畔的鹅卵石,彳亍独行。

傍晚,阴天,窗台上,我也会静静的仰在扶椅。遥遥望去,街景如此熟悉,多少爱情故事在进行······扪心自问:那片夏天是否依然封锁着心扉?是否依然一绿如路过的知了,无倦地歌唱?

鸿远楼北面的人工湖,周遭垂柳,湖心一座白色拱桥,平分美色,宛如凝聚着淡淡哀愁的眼眸,柔弱中带伤。不曾想在此,漫不经心的我邂逅了婉约小心的她,也从那以后,我才隐约懂得了,“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闲静时似娇花照水,行动处如弱柳扶风。”所描摹的是怎样的人儿。漫不经心的我涂抹了一道浪漫的色彩,浓浓的,在生命的图画中。

她是真的美,乌黑的秀发,若长些,就显得累赘,若短些,则没了女人味。皓齿明眸,金色阳光倾洒湖面,绿水映人人映水。白色的唐装,米色的长裤,腰间系着火红的中国结。相视那一刹那,我的世界凝结成冰。

每天都会与她相逢,在湖畔,在书馆,在梦里。以至于后来在我意志存在的每一刻······我被俘虏了,无可救药。我拿起搁置多年的文笔,写爱作一页一页的诗篇。我鼓起勇气去告白,“恩······你好!呵呵!恩······可以交个朋友吗?”“哦?······可以啊!”轻柔的笑语,如春风,冰结的心被解释。

我们诵诗作对,皎洁的月光洋溢在周围。我们欢声笑语,仰望蓝天白云。林荫曲径,铭记我们爱的誓言。

  ······

不知有多久,再没听到她讲她的喜欢。

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“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,女子不来,水至不去,抱梁柱而死。”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。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······

江南,唐朝,碧螺春······

迪奥,阿依莲,秋水伊人······

此情可待成追忆,若不是我惘然傻瓜,若是我谙晓她心。

“只是我偷吻过你的脸颊,你双手曾在我的双肩,但那就足够了吗?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柏拉图······”

我沉默,她哽咽着。

“飘雨的日子,我们可以手牵手,徜徉其中,走过大学。可是以后呢?十年,二十年,一辈子?迎风冒雨,走啊?走啊!”

“如果这结局伊始被预见,我仍会奋不顾身地爱你,爱你,不渝”

第一次我,说爱她的时候,却转身离去,泪水湮没傻笑。

``````

昨日重现黄昏,我默默地赖着扶椅。广播里,《蓝色土耳其》演绎着。

分享 举报